智能手机Palm及webOS平台沉浮:李艾科成毒药_科技创新_科技美学_科技成果_科技产品资讯_迅捷科技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IT >

智能手机Palm及webOS平台沉浮:李艾科成毒药

时间:2018-01-30 20:5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Palm沉浮(腾讯科技配图)

北京时间6月10日消息,美国科技博客网站The Verge近日刊登长篇文章,讲述了美国智能手机Palm及相应webOS平台逐步走向消亡的前因后果。

以下为文章全文:

31。

这也是美国智能手机制造商Palm由2009年国际消费者电子大展(CES)的宠儿变成惠普旗下默默无闻小部门所走过的月份数。而该默默无闻小部门此时已没有了硬件项目,其东家惠普也对这个小部门的发展前景失去了信心。31个月时间,通常也就比美国消费者同移动运营商所签定服务合同规定时间长那么一点点。

要全部了解Palm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步步走向没落,将成为硅谷今后的永久性研究课题之一。在外界所叙述Palm策略失误或员工大量流失的故事中,其中的一些细节如今已经无法知晓。但无论如何,我们能够了解到的是,尽管Palm公司内部曾派系林立、存在决策错误,但当时Palm中极为出色的人员和核心团队曾经拼死一战,目的是让Palm品牌能够继续生存下去。

以下所述内容,涉及Palm Pre手机的推出、随之而来的Palm市场业绩下滑以及Palm最终走向没落。所述内容还涉及对大量Palm现有及前员工的采访。

Palm“大戏”主角们(腾讯科技配图)

“PC产业人士不会去想如何杀入智能手机市场。他们根本不会考虑进入该市场。”

历史已经证明,如果要让企业抛弃曾给自己带来丰厚利润的相似平台然后另起炉灶,这种决定并不是拍拍脑袋那样就能轻易作出。如果你不相信,不妨去问一下苹果和微软:上个世纪90年代期间,两家公司的下一代台式机操作系统开发代码分别为“Copland”和“Cairo”,这两款操作系统都曾漫无目的地挣扎了数年时间,然后才被其他研发项目所取代。移动平台的情况照样如此。市场转型会迅速演变为一场大战,更别说还面临着疏远用户和第三方开发者的危险。正是用户和外部开发者的态度如何,将最终决定相关平台的“生或死”。

2004年左右,那时名称为“palmOne”的Palm公司,其实正是面临着这样的处境。此前十年中,该公司的日子过得并不愉快:收购、分拆业务以及硬件软件业务分开等等。尽管如此,Palm OS也仍然取得了连续成功,并向市场上推出了诸如Pilot、Palm III、Palm V以及Treo系列等给人印象深刻的硬件设备。与其他掌上电脑(PDA)制造商所不同的是,Palm曾试图实现向初生智能手机产业的平滑过渡(要实现该目的,Palm需要收购Palm OS许可证持有人Handspring)。尽管如此,到2005年时,形势已经非常明朗:无论从硬件配置还是用户所期待产品性能角度看,Palm OS已成为老化、过时的平台。Palm最终通过获得微软Windows Mobile平台许可证方式来缩短差距,Windows Mobile首先出现在Treo 700w产品上面。

埃德·科里根(Ed Colligan)曾在Palm担任多个高管职务,并于2005年初出任Palm首席执行官。他来自于Handspring公司。事实上,自Palm于1992年创建起,科里根就一直或多或少与该公司存在着联系。尽管Palm迫切需要一款全新平台,但就当时情况看,人们也很容易理解为何科里根自认为Palm有着自家优势:当时主流观点认为,PDA和智能手机市场并不会轻易被后来者攻破。科里根2006年期间被广泛引用的一句话是:“PC产业人士不会去想如何杀入智能手机市场。他们根本不会考虑进入该市场。”科里根当时的看法是,在智能手机产业领域,Palm比传闻正开发手机的苹果具有更为丰富的经验和独到理解。

在Palm于2003年将其软件业务部门分拆为PalmSource公司之后,Palm决定不生产任何运行原计划代替Palm OS版本(即版本6,后来命名为“Cobalt”)的硬件设备,而这两家公司此前花费了数年时间来编写该后续版本。事实上,无论是科里根,还是他的继任者,都没有向市场推出过任何一款Cobalt设备。相反,Palm继续向市场上推出基于Palm OS 5的手机和PDA设备,而Palm OS 5只是原先版本的修订,性能上并无重大调整。此外,Palm还推出了部分基于Windows Mobile平台的Treo智能手机。

到2007年时,再次对Palm OS 5功能进行修订,已相当于“榨干最后一滴血”行为:虽然该平台被重新修订以适应更新的ARM处理器,但其用户界面与十年前的Palm设备非常类似,且功能限制也与原先Palm设备相同。此时苹果已经发布iPhone手机,但尚未宣布推出App Store应用程序商店。而诸如Palm的传统智能手机厂商,仍未意识到iPhone将给智能手机市场带来的变革性影响。而2007年晚些时候Palm推出的首款入门级智能手机Centro又取得了回光返照式的成功,导致Palm的革新意识变得更为迟钝。

然而在Palm内部,该公司已经意识到,着眼于长远考虑,其自家操作系统仍需要加以替换,从而减少对微软Windows Mobile平台的依赖性。而此时此刻,Palm已经不再是Palm OS 5或Cobalt的所有者:这两个平台在Palm业务分拆过程中已划归到PalmSource名下,后来这两个平台被日本Access公司收购。值得指出的是,Cobalt平台目前仍以ALP(Access Linux Platform)平台名义生存了下来,只是尚未有任何一家主流手机厂商推出基于该平台的产品。

Nova Prima系统

我们不妨在搜索引擎中键入“保罗·默塞尔”(Paul Mercer)。上个世纪90年代初,默塞尔曾在苹果担任Macintosh软件工程师,不久后又成为Tacit Software软件公司创始人,后来该公司名称更改为“Pixo”。Pixo开发环境意在为最初的iPod提供运行平台。苹果当时正开发一款最轻巧的操作系统,主要是针对iPod的移动音乐播放器,而默塞尔平台的部分功能正好适应这种要求。

“我们向Iventor公司支付了大量费用。”

如果苹果希望获得Pixo软件的部分功能永久性授权,则必须向后者支付一大笔费用。Sun公司后来将Pixo收为己有。而默塞尔本人已于2000年从Pixo离职,并创建了另一家创业公司Iventor。Iventor公司继承了Pixo的企业宗旨。该公司的背景介绍材料这样写道:“我们的目标是,将PC产业最佳实践活动带进嵌入式软件开发产业。Iventor已开发出高级别的运行时环境,以开发出高级、动态型用户界面。”Iventor于2006年成为媒体头条新闻,内容是该公司正同三星联系开发一款“iPod杀手”产品,即Yepp YP-Z音乐播放器。

米奇·艾伦(Mitch Allen)同样也是来自Handspring,他曾担任Palm软件主管,后来又出任首席技术官(CTO)一职。自2006年年中开始,艾伦为Palm计划开发的下一代操作系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该操作系统的开发代码为“Nova”。但艾伦却缺乏一个用户界面层,因此2007年2月期间,科里根就聘请了Iventor的数名员工(包括默塞尔在内)来协助此事。但此事的最终结果是,科里根于2007年第三季度期间作出决定:将Iventor收为己有。此时也正是Palm的关键发展阶段:由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和爱尔兰知名歌星波诺(Bono)联合创建的Elevation Partners投资公司,已同Palm签定了投资协议,即Elevation计划向Palm注资3.25亿美元现金。在此过程中,Palm从挖走了苹果前高级副总裁乔恩·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并委之以执行董事长的重任。

鲁宾斯坦“人脉很广”。虽然他已经从苹果辞职一年多,但仍同苹果iPhone和iPod开发团队的部分成员保持着联系。在觉得有必要情况下,鲁宾斯坦就会毫不犹豫地同这些人员取得联系,甚至在他尚未正式担任Palm执行董事长之前就已经在这样做。

“乔布斯心里很明白……一旦你有所动作,技术人员就会接二连三地离开。”

事实上,一批苹果iPhone开发团队成员随后来到了Palm。由于苹果iPhone已经出货,开发人员自然喜欢迎接新的挑战。鲁宾斯坦利用自己的以前人脉而召集了一大批前同事,目的是开发出下一代将有着巨大市场影响力的消费产品。安迪·格里格纳(Andy Grignon)、罗布·楚克(Rob Tsuk)以及里奇·戴林格(Rich Dellinge)等人就是这批新加盟开发人员之一。马蒂亚斯·德瓦安蒂(Matias Duarte)曾在Danger和Helio两家公司担任开发主管,他在回绝了谷歌(微博)的一项加盟请求后(发出邀请者为他在Danger任职的前上司安迪·鲁宾(Andy Rubin)),被Palm任命为用户界面设计主管。此外,鲁宾斯坦还从微软挖来了迈克·阿伯特(Mike Abbott)以担任软件团队主管。Palm又收购了一家名为“Lampdesk”的创业公司,该公司创始人为曼努·查泰吉(Manu Chatterjee)和Pixo前员工格雷格·西蒙(Greg Simon),该交易于这年10月初完成。

一位知情人士在谈到当时的情况表示:“对于鲁宾斯坦的挖角行为,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一清二楚。他知道一旦你有所动作,技术人员就会接二连三地离开。”随后乔布斯利用个人魅力,而挽留了一部分原计划跳槽至Palm的技术开发人员。2009年彭博社的一则报道称,2007年8月,乔布斯与科里根进行了会谈——这也正是苹果技术开发人员开始跳槽到Palm的月份。乔布斯希望与科里根达成互不挖角协议,以阻止更多iPhone技术开发人员流向Palm。但科里根的态度很冷淡:“您要求我们不从其他公司挖走人才,这种建议无疑将限制相关员工的择业愿望,此举不但错误,而且也涉嫌非法。”

从当时的情况看,Palm有望将硅谷最好的技术开发人员招至麾下。凡当时硅谷有点技术成就的人,都在相互通风报信,而齐聚到科里根和鲁宾斯坦那里,且这两人当时在硅谷人缘也极好,因此被认为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另一方面,Palm高管层暗示,公司Windows Mobile手机业务进展良好,因此能够为技术开发人员在Nova开发事宜上预留出更多时间和空间。

“你需要为中心文本编写5行代码。”

此次人才流动现象由2007年年底持续到2008年初,默塞尔和他的Iventor小型团队正努力开发Nova,其开发代码为“Prima”。但Prima是一款轻量级的操作系统,面向限制资源的设备而开发。但这并不是Nova所需要的东西。一位知情人士坦率地表示:“默塞尔他们那帮人不行。”另一位知情人士也表示:“他拿得出手的就是很好的演示资料,但无法正常使用。软件开发团队都准备甩手不干了,因为无法组建我们希望组建的东西。”诸如将文本放在屏幕中心的任务,需要5行代码。如果某个应用程序崩溃,则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也跟着“罢工”。Palm技术工程师试图为Prima编写应用程序和服务的努力遇到了困难,原因是一个测试程序要求整个用户界面层必须停止且每次重新启动,时间为一分半钟左右。尽管使用了Java技术,但Prima代码编写却要求使用“没有人明白的定制化关键词。”

德瓦安蒂对这种情况也很不满,尽管技术开发人员做了种种努力,但德瓦安蒂却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而Palm向外部开发者展示API(应用编程接口)过程中,开发者的回答是:“不行,根本不行。这个太复杂了。太怪异了,你不会有任何用户。你得使用业界统一标准才行。”

雪上加霜的是:Palm起初曾向美国移动运营商Verizon无线提出建议,该运营商可发售Nova设备(该设备最终演变为Pre),但Verizon无线后来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而中途退出。于是Palm只好又找到另一家美国移动运营商Sprint。与Verizon无线相比,Sprint的规模要小得多,用户所产生收入能力也不及Verizon无线。与此同时,Palm高管层原以为Windows Mobile手机市场能够给Nova开发赢得更多时间,但没想到此类手机市场影响力也迅速下滑。

虽然局面一片混乱,但科里根和鲁宾斯坦此前承诺将在来年的CES大展上首次向外界展示Pre手机。时间、资金以及员工的耐心都已耗尽。

他们别无选择。